风险提示
欢迎访问中京商品交易市场官方网站!
首页 > 快报资讯 > 市场报价 > 正文

明代“版画家”刘素明
文章来源:   

  我国传统版画亦称古版画,是由绘、刻、印三者分工合作的产物,这也是有别于西方版画的不同之处。但这并不意味着在我国未有集绘、刻于一身的“版画家”,明代后期,在江浙闽一带活跃着一位“能绘善刻”的人物即刘素明,绘刻过大量的戏曲、小说等插图,其版画创作年代大约为明万历和天启年间。 
  刘素明在明万历年间大致绘刻有如下作品,师俭堂肖腾鸿刊本《陈眉公先生批评红拂记》,蔡冲寰等绘;师俭堂肖腾鸿刊本《六合同春》(即《西厢记》、《琵琶记》、《红拂记》、《玉簪记》、《幽闺记》、《绣襦记》),蔡冲寰等绘;师俭堂肖腾鸿刊本《鼎镌西厢记》,熊莲泉绘;《新编孔子周游列国大成麒麟记》;建阳吴观明刊本《李卓吾先生批点三国志演义》,与吴观明同刻;宝珠堂刊本《陈眉公先生批评丹桂记》(图1),与蔡冲寰、陈凤洲、陈聘洲同刻。 
  在明天启年间大致绘刻有如下作品,明天启年间兼善堂刊本《古今小说》(图2);明天启年间天许斋刊本《古今小说》;明黄凤池辑印,明万历至天启年间刊本《集雅斋画谱》,蔡冲寰、孙继先等绘,与刘次泉、汪士珩同刻;明天启三年(1623)刊本《玉茗堂牡丹亭还魂记》,蔡冲寰、萧照明、紫芝等绘;明天启四年(1624)金陵兼善堂刊本《警世通言》(图3);明天启年间衍庆堂刊本《二刻增补警世通言》;明天启年间诸臣朱墨套印本《硃订琵琶记》,与刘素文同刻;明天启年间建阳萃庆堂刊本《新刻洒洒篇》,与蔡冲寰、陈聘洲、陈凤洲同刻;明天启年间朱墨套印本《硃訂西厢记》(《孙月蜂评西厢记》);明天启年间金陵刊本《槃迈硕人定本西厢记》,画家刊署有魏之克、钱贡、吴彬、袁方、董其昌、陶若手、陶冶、俞希连、毛鸿、董昭等人;明崇祯年间苏州存诚堂刊本《新刻魏仲雪先生批点西厢记》等。 
  从以上列举的作品中不难找到刊有刘素明的署名,如《陈眉公先生批评丹桂记》中刊署“素明笔”、“素明刊”;《六合同春》中之《玉簪记》和《绣襦记》刊署“刘素明”、“刘素明刻”;《二刻六合同春》中之《明珠记》刊署“刘素明刊”;《新编孔子周游列国大成麒麟记》中刊署“素明刊”;《李卓吾先生批点三国志演义》中刊署“书林刘素明刻全像”;《古今小说》中刊署“素明刊”;《警世通言》中刊署“素明刊”;《二刻增补警世通言》,刊署“刘素明刊”;《新刻洒洒篇》中刊署“素明刊”;《硃訂西厢记》(《孙月蜂评西厢记》) 中刊署“素明刊像”;《新刻魏仲雪先生批点西厢记》中刊署“素明刊”等。从刘素明在版画作品中的署名得知他既是画家也是刻工,版画史中所指的“能绘善刻”基本上是指他而言的。 
  从这些作品也可以看出,刘素明所绘刻作品大致波及建安、武林、金陵和苏州等地,活动范围较为广泛,作品风格大类苏杭一派。对于他的作品风格归属问题,历来的史论家们都将其归属为武林或金陵版画,如果从风格上看,他的作品的确属于江浙地区,但根据现有的史料表明刘素明却是福建的刻工。据清光绪庚辰(1880)重刊《刘氏族谱》和《贞房刘氏宗谱》的记载,刘氏的始祖为京兆万年(今陕西临潼)人刘翱,刘氏的刻书业始于北宋,刘岩佐(1250~1328)为书林的始祖,元明两朝刻书业大致为贞房(刘翱之子之一)的后代,其中,刘素明为贞房的第二十六世孙[1]。 
  综观刘素明所创作的版画插图,最初应该是从建安起步的,如所绘刻师俭堂肖腾鸿刊本,呈现出较为工丽细密的特征,其它诸本也多具备此特征,之后才往来于江浙。众所周知,建安版画有着悠久的历史,其风格向来是以古朴见长,其实,考察建安版画的整体风貌不难发现,万历以后,各地版画风格都在向徽派版画靠拢,建安版画自然也不列外,如《词林一枝》、《一雁横秋》等作品,在插图版式和人物的造型方面趋于扩大和细密繁缛的特征,但并非达到蜕变的程度,总体变革的趋势似乎不如江浙,相对于金陵、武林等地的版画,建安版画在这种日趋衰微的情况下,刘素明往来于江浙闽之间从事版画创作,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晚明,由于徽派版画的影响,各地版画风格趋于统一,构图上偏重以景物为主,人物造像小型化居多,情景交融的画面成为此一时期一大特色。这种特征也集中表现出刘素明在金陵所绘刻的如《警世通言》、《古今小说》、《硃订琵琶记》等,以及在苏州绘刻《古今小说》、《新刻魏仲雪先生批点西厢记》等插图作品中。这些版画插图有些在数量上极其可观,如明天启四年金陵兼善堂刊本《警世通言》,插图单面版式,有八十幅;明天启年间苏州天许斋刊本《古今小说》,插图单面版式,有八十幅。就这些作品中人物造型来分析,已从万历年间以徽派为主流的版画中摆脱出来,即已从人物硕大的造型特征中转向小巧和精致。  关于刘素明所绘刻版画作品的流派归属问题历来是版画史家们一直探讨的问题,既然现在已经对他的籍贯已弄清,那么,也就存在作品的流派归属问题,如果说依照籍贯来归类流派的话,他应属于建安,但如果从作品风格来划分的话,他则应属于苏杭版画。由此笔者想到版画作品的流派归属问题究竟是以何为基准才较为确切,前文已述我国传统版画是绘、刻、印三者分工合作的产物,史料表明这三者有时并非为同一地域的人,如明代新安插图名家蔡冲寰,他常与刘素明合作,绘有多种书籍插图。再如就版本刊刻地而言,是判断版画流派的归属原因之一而不是唯一,举例来说,由新安黄凤池在杭州辑印的《集雅斋画谱》,由蔡冲寰、孙继先等绘,刘素明、刘次泉、汪士珩所刻。师俭堂主人萧腾鸿,为建阳书坊坊主,他在建阳开设书坊,此外又在金陵或武林设联号,所刻《六合同春》、《二刻六合同春》、《汤海若先生批评西厢记》、《玉茗堂牡丹亭还魂记》等,插图风格已失去了建安朴素特征,而与金陵、苏州等地的风格较为一致。如此说来,这些作品理应用风格来划分较为贴切,而刘素明所绘刻版画插图绝大部分具备了这种特征,这也印证了版画史家们如郑振铎、周芜等将其划归为武林或金陵版画派别之中的原因所在。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中华美玉文化坚守只为玉石
下一篇:A5域名每日快讯:域名9L.com和L6.com被同一人拿下!

分享到: